冬之味

来源:侯马热电分公司             阅读:3821  发表时间:2015-12-1       
      冬天说来就来了,不用预言,也无需期待。经过轻歌曼舞的春,劲歌热舞的夏,载歌载舞的秋,冬天,却踱着方步款款而来,像是一位哲人,冷静中透着智慧。尽管她有时也会呼啸,但依然是冷傲中不失儒雅,令人回味。

      冬天是朴素的,给人向上的力量。没有百花争艳,没有绿意盎然,没有硕果飘香,只有傲雪的红梅,怒放着生命。

      冬天是含蓄的,传递不朽的气节。没有娇柔妩媚,没有热情奔放,没有风姿绰约,只有挺拔的青松,保持着品质。

      记忆中,冬天是白色的,孕育了浪漫和诗意。北方的原野,在一夜之间就被覆盖了。清晨,你会被那映窗夺目的白光振奋。推开窗,树杈上驮着簌簌积雪,房顶瓦楞也早已被雪填平,墙头松软的雪整齐的像刚蒸好的切糕,踏上厚厚的雪地,脚底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仿佛在轻声吟唱一首欢快的歌,我喜欢这声音,陶醉的在雪地里跑啊、跳啊。

      记忆中,冬夜是黑色的,却让我把温暖体味地更加深刻。白昼倏忽而过,冬夜来的格外早,仿佛只剩下漫长的黑夜。生于70年代的我们,一群孩子结伴玩耍,一头扎进这黑漆漆的夜里,奔跑嬉戏,追逐打闹,疯够了、玩累了,回到家时,母亲正坐在煤油灯下,借着微弱的灯光,为我缝制新棉衣。灯光摇曳闪烁,母亲盘坐在炕头,吃力地尽可能地靠近灯光,一针一线密密缝制。我躺在暖烘烘地被窝里,看着墙上母亲的身影忽而模糊,忽而清晰,渐渐放大,渐渐朦胧,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。第二日醒来,一件崭新的棉衣放在我的枕旁,散发着棉花特有的清香。炉灶旁,母亲已为我们熬好了一锅红薯面疙瘩汤。在冬天凄冷黑暗的夜里,我从来不曾感到寒冷。

      我爱冬天,爱她的朴实无华,爱她无暇的白,爱她纯粹的黑,爱她带给我的温暖和信念。还有那棉花的清香和红薯的香甜编织成的母爱味道,这味道让我一生回味无穷。
      (侯马热电分公司  孙青芳)


用户名:
密码: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免责声明  |  友情链接
公司地址:中国.山西 太原市晋阳街南一条10号 邮编 030006
主管: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: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新闻中心
投稿邮箱:zzdlwz@126.com
版权所有: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
ICP许可证号:晋ICP备05001821